豐亨讀物

uqvxh精彩玄幻小說 大奉打更人-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看書-a31ss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被截胡了!
许七安眸光一凝,精神瞬间紧绷,被这简短的一句话,激起强烈的危机感和紧迫感。
为什么净心和净缘能这么快抓住柴贤?这不合理啊。
小村庄灭门案后,柴贤更加小心谨慎,就算是我,有龙气雷达,都找不到柴贤的藏身之处。
魔王的日常悠闲生活 八怪丑
何况是净心和净缘,他们不可能在茫茫人海中看透龙气宿主。
“一定是我忽略了什么,或者,净心和净缘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机密……..”
定了定神,许七安淡淡道:“我知道了。”
李灵素当即道:“我先去盯着杏儿那边,前辈有什么打算?”
“保护好你自己。”
……..李灵素嘴角抽动一下,点点头,穿透地窖的门,消失不见。。
圣子一走,许七安立刻龇牙,感觉到了棘手。
“净心和净缘是四品巅峰,禅师和武僧的组合,基本能压的同境界任何体系抬不起头,恐怕只有儒家的四品才能靠嘴皮子反制佛门的戒律。
“塔灵老和尚不允许我用宝塔来镇压、击杀佛门弟子,用来自保可以,可我现在是要干佛门僧人,浮屠宝塔就指望不上了。
“柴贤是九道龙气宿主之一,绝对不能落入佛门之手。幸好敌在明,我在暗。他们不知道我的存在………”
许七安当机立断,切断了一半的蛇虫鼠蚁,操纵剩下的一半继续探索柴府祠堂。
空余出来的元神,用来操纵橘猫。
地窖外,慵懒酣睡的橘猫睁开了琥珀色的眼睛,竖瞳幽幽,它竖起傲娇的小尾巴,宛如利箭窜了出去。
………..
黑夜中,柴杏儿没有带侍从,也没通知柴家族人。
独自一人在廊道中疾行,寒风呼啸,悬在檐下两侧的灯笼摇曳,红色的光晕照亮她清秀的脸庞,映入她的瞳孔,明亮如宝石。
行了片刻,内厅在望,明亮的烛火从门窗里透出。
内厅外,站着十几名西域僧人,似已将周围划为禁区。
柴杏儿靠拢过来,推开内厅的大门,看见净心和净缘师兄弟坐在椅上,一人站在堂内,被暗金色的绳索捆绑。
“柴贤!”
柴杏儿妙目圆睁,素白的俏脸因愤怒而扭曲,疾走两步,二话不说,朝着柴贤一掌拍去。
“禁杀生!”
净心适时施展戒律,打消了柴杏儿的攻击念头。
“柴杏儿施主稍安勿躁。”
净心起身,双手合十,语调不疾不徐,道:
“我已经用佛门戒律问询过柴贤,他并非杀死柴建元的真凶,亦非这段时间以来,在湘州兴风作乱之人。幕后真凶另有其人。”
柴杏儿眼波流转,见三人都在盯着她看。
“净心大师此言何意?”柴杏儿柳眉轻蹙:“难不成,你怀疑是我冤枉他,是柴府上下冤枉他,是湘州英雄豪杰冤枉他?”
武僧净缘随之起身,气势逼人的上前,淡淡道:“我等返回此地,正是因为这件事。佛不惩戒无辜之人,也不会放过任何有罪孽的人。”
“看来在两位大师眼里,我家杏儿才是有罪孽之人啊。”
这时,内厅的门被推开,穿着黑袍,俊美无俦的李灵素跨过门槛。
李灵素…….净心和净缘对视一眼,深知他的真实身份,但刻意忽视了他的存在。
简直目中无人,本圣子若是全盛时期,打你们俩轻轻松松………李灵素感觉到自己被无视,心里嘀咕了一句。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柴贤,笑道:“柴贤兄,好久不见。”
当初他和柴杏儿好上时,与这柴贤有过几面之缘。
相比当初,柴贤似是沧桑了许多。
另外,李灵素敏锐的察觉到净缘站的位置,正好是可以最快速度“支援”柴贤。
而净心始终双手合十,保持着随时施展戒律的准备。
防御的很严密啊,即使以徐谦暗蛊的手段,也很难当着两人的面劫走柴贤……..李灵素面不改色的心想。
“是你!”
柴贤显然认出了李灵素,恍然道:“前些天我还以为姑姑放荡堕落,原来是你。”
柴杏儿恶狠狠的瞪一眼柴贤,只能在两位高僧面前妥协,深吸一口气,反问道:
“你们想怎么做?”
净心搭话道:“很简单,贫僧以戒律质问你,若能经受考验,你便是无辜的。若不能……..”
他没有往下说,但意思不言而喻。
现在已经抓住龙气宿主,没必要再顾忌柴家和柴杏儿,以他们的修为,别说湘州,就算是漳州也能横推。
武僧净缘凝视着柴杏儿,气势强盛了几分。
众人说话的时候,一只橘猫站在窗下,贴着外墙,竖起耳朵,做专心聆听姿态。
“抓住柴贤后,佛门已经不需要顾虑什么了,这股子傲气立刻显露出来………”橘猫抖动了一下耳朵,听声辨位。
发现净心和净缘距离柴贤很近。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就算本体过来以阴影跳跃劫人,恐怕还没现身,就被武僧净缘给发现……..嘶,今晚看来不是抢人的时机啊。”
猫脸露出了人性化的愁容。
厅内,柴杏儿微微颔首,“好,大师问便是了。”
闻言,在场众人,以及外头的许七安,几乎同时屏息凝神,等待答案。
净心双手合十:“多谢施主配合。”
他当即施展戒律,沉声道:“柴建元是不是你杀的?”
话音落下,无形但磅礴的力量施加在柴杏儿身上,让她觉得人应该生而真诚,说谎话的人不配当人。
在这样的状态中,她无法说出任何谎言,回答道:
“不是我杀的。”
柴建元不是她杀的……..这,这和我想的不一样啊,难道不是她下毒,然后迅速击杀柴建元,再引诱柴贤过去,嫁祸柴贤?
净心已经用戒律问询过柴贤,他没必要在这件事上说谎,可如果不是柴杏儿杀的,也不是柴贤杀的,那会是谁?
窗户底下的许七安念头浮动,忽然意识这案子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净心和净缘相视一眼,都是眉头一皱。
不是杏儿杀的,我就知道杏儿不会做这种事,那柴建元是谁杀的?李灵素一边欣喜,一边皱眉,只觉得案子变的更加错综复杂。
净心沉声再问:“在湘州各地杀人炼尸之人,是你吗?”
柴杏儿摇头:“不是我,是柴贤干的。”
她在“戒律”的法术施加下,只会说真话,不会说假话。
“不是你还有谁?”
柴贤暴怒,情绪有些失控:“你还有同伙,你还有同伙。”
净心眼睛一亮,趁着戒律法术还在,追问道:“你的同伙是谁,是不是你的同伙做的?”
柴杏儿坦然道:“我没有同伙,大哥不是我杀的,外面的命案也不是我做的。”
没有说谎,这……..净心和净缘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诧异和茫然。
到这一步,基本可以断定柴杏儿是无辜的,既没杀人也没同伙,不可能是幕后之人。
但案子也随之陷入了新的僵局。
柴贤喃喃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似乎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窗户底下的许七安沉思起来,不是柴杏儿,也不是柴贤,那么柴岚的可能性就极大………可问题是,这位姑娘从头到尾就没出现过,线索太少,无法做出判断啊。
许七安感觉又回到了当初在京城时,面对各个案子,呕心沥血到头秃。
李灵素突然说道:“柴岚呢?诸位是不是把柴岚给忘了。”
听见李灵素的话,柴贤从喃喃自语的思维混乱中挣脱,怒目相视:
“小岚早就失踪了,你怎么诬赖都可以。”
柴杏儿道:
“我不知道为何戒律对柴贤无用,但大哥确实是他杀的,湘州命案也是他干的。这是柴府众人亲眼所见,外界目睹他行凶者,亦有不少。大师为何不信呢。”
净心道:
“柴贤不可能抵御贫僧的戒律,他确实没有说谎。另外,先前柴杏儿施主,你的说辞,有诸多疑点。柴贤者并非秉性至恶之人,如何会为了柴岚施主的婚事,杀死恩重如山的义父?
“相比起如此,私奔不是更稳妥吗。”
聪明,这和尚和徐谦想到一处去了……..李灵素微微点头。
柴杏儿叹息一声,说道:
“是我有所隐瞒了…….其实柴贤,他,他是我大哥的私生子。”
这句话像是惊雷,响在众人耳畔,净心和净缘微微动容,很是震惊。
徐谦说的没错,柴贤真的是柴建元的私生子………杏儿果然知道这件事……….李灵素因为早已知晓这个秘密,因此并不惊讶。
至于柴贤,他瞳孔像是遇到强光,剧烈收缩,面部呈现石雕般的僵硬,从他呆滞的目光,木然的表情可以看出,此时脑子是混乱的,无法思考的。
柴杏儿继续道:
“他自幼性格偏激,大哥怕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因此一直隐瞒不说,当做义子养在身边。随着他越长越大,竟渐渐对自己妹妹产生爱慕之情。
“大哥没办法,只好和皇甫家联姻,尽早把小岚嫁出去。
“没想到柴贤因此心生怨恨,竟杀了大哥,性格偏激至此……..”
“你胡说!”
一声暴喝打断了她,柴贤额头青筋怒绽,显然是怒极了:
“柴杏儿,你休要信口雌黄,我自幼父母双亡,义父见我可怜,且有资质,才收养了我。你诋毁我便罢了,还要诋毁他。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武僧净缘眉头紧锁,质问柴杏儿:“你有什么证据?”
柴杏儿侧头看向门口,道:“证据来了。”
紧接着,便听守在厅外的武僧呵斥:“什么人?”
净缘望向大门方向,高声道:“发生何事。”
门外的僧人回应:“净缘师兄,有行尸靠近。”
净缘看了一眼柴杏儿,道:“让“他”进来。”
内厅的门被推开,穿着灰色衣衫的人走了进来,双眼死寂,皮肤惨白无血色,宛如一具行尸走肉。
正是死去两旬的柴建元。
“义父……..”
柴贤嘴皮子颤抖。
柴杏儿操纵行尸入座,让他自己脱掉鞋子,露出左脚。
众人定睛一看,发现柴建元有六根脚趾,但这能说明什么?
柴杏儿道:“柴贤也有六根脚趾。”
净心净缘李灵素,齐刷刷看向柴贤,却见他已是目光呆滞,怔怔的看着柴建元的左脚,脸庞血色一点点褪尽。
俊朗的禅师问道:“柴贤施主,你可有六趾?”
柴贤嘴唇动了动,下颌一阵痉挛,像是失去了语言功能。
净心和净缘明白了,后者质问柴杏儿:“你为何不早说?”
柴杏儿凄然摇头:“大哥死于义子之手,柴家尚有颜面,死于私生子之手,此等丑闻传出去,柴家如何在漳州立足?两位大师终究是外人,我怎么能告诉你们实情。若非事情到了这一步,我断然不会公开的。”
不对,只是因为性格偏激,就不告诉他?窗户底下的橘猫皱了皱眉。
净缘点点头,算是接受了柴杏儿的解释,不解道:
“但柴贤通过了戒律的考验,杀人者不是他…….”
“不!”净心摇摇头,道:“是他。”
说罢,在众人困惑度的表情,这位四品禅师凝视着柴贤,道:
“有件事一直没有问施主,你说你去三水镇,追查幕后主使之人。那么,施主是怎么知道幕后之人会袭击三水镇呢?”
闻言,柴贤像是被人在头顶敲了一棍,瞳孔瞬间涣散,低下了头。
“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
他呆呆立着,低着头,不停的喃喃自问。
这个过程维持了大概十几秒,忽然,低低的笑声响起,逐渐高亢,最后变成狂笑。
柴贤抬起头,清俊的脸庞一片扭曲,双眼布满癫狂的恶意,笑声高亢且嘶哑:
“我怎么知道?因为杀人的就是我啊!”
刹那间,他像是变成另外一个人。
“没错,柴建元是我杀的,湘州的命案也是我干的,一切都是我做的。”
他神经质的大笑道:
“我从出生就没有父亲,母亲郁郁寡欢,为了抚养我,积劳成疾死去。我自幼沦为乞丐,受人欺凌,吃尽苦头,他死有余辜。
“你们知道那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活的连条狗都不如。但是没关系,只要小岚还陪着我,我可以抛弃前嫌。可他连小岚都要从我身边夺走。
“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死吗?不该死吗!”
此时的柴贤,和那个温和清俊的形象,判若两人。
离魂症?李灵素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他有离魂症。”
人格分裂症?!窗户底下的许七安同样恍然大悟。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案子会那么混乱,每个阶段都会产生矛盾,因为有两个柴贤。
正常的柴贤当然没有杀害柴建元的动机,但另一个知晓自己身世的柴贤有这个动机,这是一个无比偏执的人。
正常的柴贤认为自己是无辜的,有个幕后之人陷害他,因此执意不肯离开湘州,试图查清真相。
但其实,那个幕后之人就是他自己,是另一个人格。
这就造成了案子的前后矛盾。
小山村的灭门案也是他干的……….许七安终于明白了,柴杏儿有不在场的证明,而且也没那个必要。
当初他就觉得奇怪,如果杀死那一家三口的是柴杏儿,那为何不趁机埋伏柴贤?杀几个无辜的村民,根本没有意义。
但对另一个人格来说,必须要阻止柴贤参加屠魔大会,因为凶手就是他本人,一切命案都是他干的,他根本就不无辜。
去了屠魔大会,死路一条,就像现在这样。
“咦,祠堂那边有进展了……..”橘猫安闭上了眼睛。
………….
另一边的地窖里,许七安收到了一只老鼠的反馈,老鼠“告诉”他,祠堂底下有一座密室,它是通过地洞潜到密室中的。
祠堂内外,所有的蛇虫鼠蚁,同时失去控制。
老鼠开始捕捉身边的虫子,冬眠中醒来的蛇则遵循进食的本能,捕捉老鼠。
“祠堂底下的密室,还真有收获……..”许七安放弃了它们,专注控制橘猫和那只发现密室的老鼠。
这让他的负荷一下子减轻,头疼的感觉也随之消失。
空气略显沉闷的密室中,墙壁凹陷处,放着几盏油灯。
密室深处,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被铁链困住四肢,坐靠在散发腐烂气息的稻草堆上。
她的嘴巴被皮革制成的嘴套塞住,脑袋无力的耸拉在一边,胸部微微起伏,呼吸还算平稳,似是睡着了。
柴杏儿前天夜里来南院这边,就是见了这个女人?
是柴杏儿把她关在这里的?
老鼠在油灯黯淡的光晕中穿行,停在女人面前,口吐人言:
“醒来!”
女人脑袋动了动,慢慢苏醒,看见身前的老鼠,她明显愣住了,半天没有反应。
老鼠说道:“你是谁?”
“呜呜呜…….”
女人凌乱的发丝下,双眼猛的一亮,像是绝境之人看到了希望。
她剧烈挣扎起来,极为激动,挣的铁链“哗啦”作响。
“你是谁?”
老鼠又问道,它低头看了眼自己小小的两只前爪,说道:“你可以写字。”
女人的手指,颤巍巍的在墙上写了两个字:
“柴岚!”
………
PS:明天就写完这段剧情了,也就一两章的事。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