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亨讀物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735章 海軍纔是大宋的未來熱推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累地腰都直不起来,又和自己没关系,难受的是你家的小妾。
在李逵鄙视的眼神下,郑琦不得不低下不甘心的头,只能委婉道:“人杰,你也知道的,我不敢保证……”
“新式火炮一百门。”
李逵可不会惯着郑琦,见郑琦还在唧唧歪歪,当即给这家伙加压。
郑琦瞪大了眼珠子,瞳孔迅猛的收缩了一阵之后,拱手对李逵道:“慢走,不送!”
哪有这么商量的,他明明说了自己的铁监做不到李逵要求的产量。李逵不说降低要求,反而还添了更多的产量,这是做事的作风吗?
太欺负人了。
这是仗势欺人啊!
欺负他郑琦在朝堂没有后台。
如果不是李逵搞什么燧发枪,皇帝甚至不知道有他郑琦这么一个人。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要不是官阶比李逵低了一阶,还是那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边缘官僚,面对李逵这种和皇帝宰相都能搭上话的宠臣。假如两人身份相当,郑琦必然要咬紧后槽牙,崛起嘴唇对李逵用丹田之气,笑吟吟的说上一个字:“滚!”
可惜,郑琦没有这个胆量这么做。
当然做了的后果也很严重。只要李逵去找皇帝或者章惇进谗言,说他郑琦的不是,他别说想着擢升待制了,就是这个铁监的官职是否能保住都两说。
离开铁监之后,李逵马不停蹄的去了兵统局,得到消息的蔡京匆匆赶来:“局座,出大事了?”
“你不知道?”
蔡京愕然,他已经离开权力中心圈子很久了,国家大事似乎和他已经绝缘了。被李逵这么一问,还真给难住了。
李逵解释道:“君辱臣死,如今辽国咄咄逼人,我大宋但凡退让一步,就有国威受损之厄。加上官家年轻,必然不肯忍气吞声,僵持之下,结局难料。”
“要打仗了?”蔡京自言自语道,他当然不是说要和西夏打仗。自从李元昊称帝,西夏和大宋的遮羞布就被彻底给撕破了。此后的五六十年里,大宋和西夏大战小战数百,几乎每年都在打仗。和西夏打仗是大宋的日常,蔡京不会在意。而让他在意的肯定是比西夏更难对付的对手,这个对手对于大宋来说只有一个,辽国。
大宋和辽国孰强孰弱,这个问题不太好说。
毕竟表面上双方都说自己更更强大,但是却古怪的双方都非常忌惮对方,谁也不敢轻启战端。
真要是打起来,这场战争势必会让大宋和辽国卷入浩劫之中。但也不见得都是坏事。万一打赢了呢?
蔡京不去想打输的结果,主要是输了,啥都没有了,想了也没用。万一赢了呢?
尤其是李逵在战场上,从无败绩的辉煌履历,简直就是他蔡京这辈子最坚硬的大腿,不抱紧了,良心上说不过去啊!
“局座,下官愿为局座马前卒,为局座效犬马之劳!”
“哎,等等,你说什么,你要随军……?”
蔡京的表现让李逵有点反应不过来,这老小子吃错药了?升官发财他凑上来也就罢了,可是上战场他也想凑过来,难道蔡京心中还有民族大义之类的崇高理想,没有被开发出来,等到追随李逵了,才被感化出来?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李逵当然是不相信,他不信蔡京这厮有这么高的觉悟,肯定什么地方出错了。李逵上下打量了一阵蔡京,怎么看这老小子也不是忠心报国的面相。
蔡京许是被李逵看地浑身不自在,举着胳膊肘对李逵讪笑道:“局座,别看下官瘦,骨头里都长肉,筋骨好着呢!”
这话李逵信也不信,蔡京按照他的寿命来说,筋骨不会差。但问题是,这个筋骨和从军打仗的筋骨不是同一个概念。
李逵只是沉声道:“我考虑考虑!”
他从心里是拒绝蔡京随军的,原因很简单,蔡京吃不了打仗的苦。至于蔡京的一片忠心,李逵多半能猜到一些,为了军功。
蔡京能文,这是不用多说的。蔡氏兄弟的文名还是有点影响力,要是这家伙还加上个能武的标签,就有了再次被起复的机会。从能力上来说,必然是第二个章惇。
当然,做宰相没有任何指望,但是进入枢密院还是有机会的。
要是被蔡京这厮取代了安焘,岂不是要骑到爷的头上去?
不能让这老小子得意!
李逵心想,他这不是嫉妒,而是不给奸臣立功的机会就是爱国。
想到这里,李逵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他随后见了兵统局的工匠头领,韩靖。还有制造机器的韩公廉。问道:“局里如今能有多少工匠帮忙打造子弹?”
“有二百来人,局座,接到了命令,我工坊上下已经削减了琉璃镜等产业的产量,全力打造子弹。”
“韩公廉,机器做的如何了?”
“回禀局座,机器已经试过完全没有问题,只要模具打造完成之后,就能开始生产了。”
相对于韩靖,李逵对韩公廉更加器重,毕竟这是兵统局内唯一能够担任总工程师的人才,也是李逵实现军工机械化的希望。当下的大宋虽然靠着工匠,也能完成大量的军工生产。尤其是燧发枪,已经能够做到满足军队装备的需要。
可以说,假以时日,只要用几年时间,大宋就能组建起来一支两万人马的火器部队。
但对李逵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工匠手工制造,虽然能够采用标准化的概念,但是对于工业品来说,最理想的制造方式还是机器。尤其是精度上的提高,带领技术走上更为精良的武器制造。
只有这样,大宋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北方草原的威胁。
甭管是契丹,女真,还是蒙古人。他们本质上还是骑兵骑射的套路,真要是面对大规模的火器军队,不见得一次惨败就要灭国。但无力南下是肯定的。
韩公廉不同于韩靖,他是太史局五官正,正儿八经的专业人才。
他带来了机器的图纸供李逵查看:“局座,您看这是下官设计的机器,利用从下方暗渠的涡轮牵引,可以转动机器。这台机器可以研磨炮膛的内壁,炮膛打磨工期从原先的十天时间,缩短到如今的两天。另外,下官还设计一种冲压机器,利用水力,冲压出大片的铜片,用来制造弹药,将原先的弹药制造速度提高十倍。”
“好,太好了。”李逵拍着韩公廉的肩膀眉飞色舞道:“老韩,本官要被保举你,还得大大的赏赐你!”
“梁世杰,去府库给老韩提五千贯,赏赐机器坊。”
韩公廉立刻躬身感谢道:“谢局座赏!”
要说眼热,那是肯定的。韩靖看向韩公廉的眼神都有点怪异。可没办法,他识字都费劲,更不要想着看懂韩公廉设计制造的机器。就算是将韩公廉设计的机器图纸放在韩靖的面前,他也看不懂,这种智商上的碾压,让他嫉妒都嫉妒不起来。其实就机器的部件来说,有些部件在李逵看来略显粗糙。要是时间足够,他倒是有兴趣和韩公廉好好商量一下如何改进的问题。
可惜,时间太赶了,李逵嘱咐了兵统局内部之后,就立刻赶去皇宫。
都事堂,章惇指着北方防线对李逵道:“人杰,你来的正好。如果让你带兵,能够抵御十万辽国南下?”
“挡不住!”
李逵想都没想,直接就说了个让章惇失望万分的答案,这让章惇刚提起的希望再一次被破灭了。
章惇不甘心道:“真定府,河间府一线有足足七万大军,都归你指挥呢?”
李逵无奈道:“章相,北线的禁军是个什么样子,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七万大军,能有三万大军能战已经是烧高香了。即便我指挥这三万步军,如何能拦得住一日行军能超过二百里的骑兵?”
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
章惇也是心知肚明,真要是辽国大军铁了心要南下,大宋的北方防线几乎是虚设的一般无用。而李逵的话,只不过是给他破了一盆凉水而已。
章惇之所以急着要进攻西夏,一方面是对自家族兄的信任。龙图阁学士章楶执掌西军十来年,西夏从来没有在进攻大宋的作战之中获得过任何便宜。唯一的一次危境,还是因为章惇刚刚上台,怕被人说闲话,将章楶调出了西军,才造成的危机。
当然这场危机在李逵的横空出世之下,被李逵掐灭了。
可以说,李逵和章楶,已经是章惇能够拿得出手的最大的牌面了。如今章楶是否能灭西夏,还不得而知。但李逵却对着他说无法阻挡辽军南下,这才是让他最为担心的局面的发生了。
无法御敌于国门之外,就只能采取固守。
李逵指着舆图上的城市对章惇道:“河北东西两路,有真定府和河间府两个重镇,加上其身后的大名府,可以形成一个相对稳固的防御线。只要固守这三座大城,即便辽人南下,只要这三个重镇之中保留一个,辽军就有腹背受敌的危险。他们就不敢过大河。”
大河就是黄河,过了大河,按照骑兵的速度,几天之内就能赶到开封府。
这不是打到家门口,而是被打到心窝子里了。
到时候,甭管大宋胜败如何,大宋府邸最富庶的府县,就要遭遇史无前例的兵祸。这个险章惇不想承担,也承担不起。
试问,因为章惇的一意孤行,导致大宋腹地百姓死伤惨重,损失无法估量,到时候他这个宰相还能做下去吗?
恐怕战后,雪片般的弹劾奏章就要飞到皇帝的龙书案上了。
章惇就算是有三头六臂,恐怕也百口莫辩。
李逵觉得章惇有点杞人忧天,自顾自道:“章相多虑了,我大宋虽然和辽国百年未战,但是西北持续了几十年的战争,军队不见得比辽国差多少。别的不敢说,城池应该还能守得住。提前警告地方,让其防范,辽人也不见得有可乘之机。”
“再说了,辽人贪婪,谁都看出来了辽人此举不过是想要贪慕岁银之厚。就算是辽国狮子大开口,为了暂时稳住辽人,答应下来岁银的事也未尝不可。等待章龙图在河套大捷,再拒绝辽国也未尝不可。”
虽说大宋和辽国签订条约有点丧权辱国的样子,但对李逵来说,我打不过你,认怂,不丢人。
可等爷缓过来了,有实力了,咱们再来过。
签订的条约不就是为了被撕毁的吗?
按理说,李逵地建议很有操作空间,可是章惇听后却面色古怪起来,踌躇良久才开口道:“人杰,这个想法可能已经没法操作了。”
章惇能说自己前两天一冲动,在朝堂上彻底断绝和辽国的谈判。当然,他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皇帝也不接受辽人的勒索。不想走他爹神宗皇帝的老路。
谈判破裂,直接导致了宋辽两国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大战一触即发。
李逵迟疑道:“您老不会赶走了辽国使臣吧?”
章惇尴尬道:“差不多。”
“完蛋!”李逵心说:原本不过是稳住辽人的手段,现在都不能用了。而大宋现在根本抽调不出足够的兵力去阻挡辽国的兵锋。真要是大战一触即发,大宋甚至可能面临双线作战,甚至辽国和西夏结盟的境遇。
这样一来,神仙来了也无可奈何吧?
章惇讪笑道:“老夫已经调飞廉军东进,从兰州渡河突袭西夏腹地。只要能灭了西夏,而且速战速决,我大宋携大胜之威,必然会让辽人望而却步。”
“这不是望而却步的问题,灭国之战从来都不可能短期内就结束。如今我大宋需要出奇兵,能够出手就让辽国被打疼。”
李逵让人去取来了宋辽舆图,还有辽国东京道舆图。这些都是大宋的探子多年来的成果。
李逵指着辽国的东京道对章惇道:“想要让辽人真正忌惮我大宋,后还得下手快,下手狠。章相请看这里。”
“这是辽国的东京,还有苏州。”
辽人取名字非常懒,不少地方都是照着大宋的地名取。地图上的辽国东京道,其实是辽国的五京之一的辽阳府,又称东京,和大宋的开封府是两码事。而辽国的苏州,也并非是大宋的苏州,这个地方在后世叫大连。
李逵指着舆图道:“如果我军能够从海上快速抵达这里,并且控制来苏关,辽人必然震动。”
章惇看着舆图上的辽国东京道,试探的问:“你是说出奇兵攻克辽国的辽阳府?”
“不打,就是告诉辽人,我大宋随时随地都能将拳头砸到他们的脑地上。”李逵说话间,将他钵头大的拳头砸在了舆图上辽阳府的位置。
章惇问:“坐船过去,恐怕不容易吧?”
“海军,章相只有海军还是我大宋的未来。我大宋军队能出现在辽人的东京道,为何就不能出现在辽人的中京附近?”
章惇眼前一亮,兴奋道:“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你,海军如何组建你快说说?”
“组建不了,需要炮船,建造起来很麻烦。”李逵无奈道。
章惇犹如被喂了一口饲料,面带羞怒道:“没办法组建,你难道来消遣老夫?给老夫一个马上能用的办法,能够阻止辽军南下就成。”
“把飞廉军调给我,布置在河东路的代走,只要辽军南下,我带兵出南山关,兵临涿州。”李逵回答道,这是正统的战法,当然也不是随便那个将领都敢说打下涿州这等狂言。
但李逵说了,章惇信。
等李逵说完,章惇果然恢复了往日的自信,道:“准备准备,随老夫面圣!”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